【 休闲生活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旅行摄影 | 旅游景点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自西元八世纪以来,幕府时代的日本首都底定在京都 Kyoto 开始,似乎就为这座世界历史文化遗迹的古城立下了一个伏笔,以人口数来看,之前盘据了第一大都市的美称一段时间,之后被东京 Tokyo ,甚至是大坂 Osaka 超越过去,现在已直落位居日本国内人口第五大城市的位置;而大多数学生在研读近代史时,多数对京都议定书〈 Kyoto Protocol〉有着深刻印象,乃联合国的一种国际公约以义务责任的方式约束工业化国家排放二氧化碳量的条约,在这里,京都似乎又被再次提起并带有重拾历史重视的意味。

以文化面来说,可能是影响周边国家甚至西方文化最深广的一个层面,京都市内拥有日本国内 20% 的重要文化财产,更别提光是被 UNESCO 列入的就有 17 座遗迹,古老的神社、御所、日式传统花园、各种古老建筑物和公共建设、艺妓文化,这些东西在日本其他地区也仍存有,但相对背负的历史包袱不像京都那么地沉重,就连京都当地的方言都与关东地区有所差异,说它会变成关西地区的首府〈Kyoto-Osaka-Kobe〉一点也当之无愧啊!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而演变至今,这座古老城市也力求以崭新的步伐重新寻找定位,最近 mb! Magazine 便开了台 Mercedes-Benz G-Class 踏入这座也难以抵挡西方文化严峻入侵的城市。如同上段所提,不同于首都东京 Tokyo 华丽闪耀的印象,本身正努力思考何去何从,以及如何纳旧入新的潮流演变是最适合京都发展方向的课题,仍持续在京都当地藉由不同生活方式的人们和后期发展出的活动,交相演绎出他们眼下认定的京都模式。

透过一对是第 16 代承接家中荞麦面老店 Honke Owariya 的异国恋夫妻 Ariko Inaoka 和 Sean Lotman,创办了京都最大摄影展 Kyoto Graphie 的 Lucille Reyboz 和 Nakanishi Yusuke,以及一家承接了当地既有的蔬食餐厅 Tosca 的姊妹档 Asuka 和 Tomoka,这些人的创业背景或理念,不外乎起源于 2011 的大地震,受迫于此次巨大灾害的后遗症影响,不得不回到家乡或是开始寻找新生活的可能性,而感受到当地仍具有多样化的开阔地域特性之外,更多有才之人和历史文化更值得被善加保存,所以此次探访的主角们背后多半有着其他角色,譬如 Sean 和 Ariko 同时也是摄影师,Lucille 和 Naknishi 则有感于竟没有年轻人认同家乡的文化,拼了命往大都市奔跑得到的往往是失去了原本的自我意念,而原本是艺术家与创业家的姊妹 Asuka 和 Tomoka,她们更希望启发人们对于食的革命意识,不单单只是因为古老的流传或是医生的禁令,而是真正地有感于自己每天所吃的东西。“let’s give it a go!” 就是这次探访中下的一句标语。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幕府时代日本首都京都 Kyoto 旅行随拍

看到这边,也就回溯到一开始所提,城市的发展愿景从来就不是以政治人物的单一个人意念去发展,也不是以既定条款甚至标准范例的模式去拷贝复制,我想更多需要探讨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思考空间,让当地居民和历史文化透过各种方式去对话、去冲撞更多可能性,因为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明天的太阳会变成怎样,夕阳是否会照常出现在地平线之上而缓慢落下,或许以一种谦虚受教的心态向过去已然铺设成功的既有道路去寻求新的启示或机会,才是我们市井小民可以持续充满希望的方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