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庭園藝 】給自家的陽台DIY一片菜地| DIY | 陽台




春天到了,我坐在屋頂陽台乘涼的時候,看着空蕩蕩的陽台,心裡想:“為什麼不在陽台上種點東西呢?”我想到居住在鄉間的親戚朋友,每一小片空地也都是盡量利用,空着三十幾平方米的陽台豈不是太可惜?

於是,我詢問太太和孩子的意見:“到底是種花好呢,還是種菜好?”都認為種菜好,因為花只是用來看的,菜卻能吃進肚子里,而台灣的農藥問題是如此的可怕。

孩子問我:“爸爸,你真的會種菜嗎?”

我聽了大笑起來,那是當然的啊!想想老爸是農人子弟,從小什麼作物沒有種過,區區一點菜算得了什麼!

自己吹噓半天,卻也有一些心虛起來。我的祖父、父親都是農夫,我小時候雖也有農事的經驗,但我少小離家,那已經是很遙遠的事了。

給自家的陽台DIY一片菜地

種菜,首先要整地,立刻就面臨要在陽台上砌磚圍土的事情,這樣工程就太浩大了。我和孩子一起討論:“如果我們找來三十個大花盆,每一個盆子栽一種菜,一個月之後,我們每天採收一盆,就會天天有蔬菜吃了。”

我把從前種花的時候棄置的花盆找出來,一共有十八盆,再去花市買了十二個塑膠盆子。泥土是在附近的工地向工地主任要來的廢土,種子是托弟媳在鄉下的市場買的。沒有種過菜的人,一定想不到菜的種子非常便宜,一包才10元,大概種一畝地都沒問題。如果種一盆,種子不到一毛錢。

我先把工地的廢土翻鬆。在都市裡的土地從未種作過,地力未曾使用,應該是很肥沃的,所以,種菜的初期,可以不使用任何肥料。我已經想好我要用的肥料了,例如淘米的水、煮麵的湯、菜葉果皮以及剩菜殘羹等等。

葉菜類的生長速度非常快,從發芽到採收只要三個星期的時間,幾乎每天都可以因看到葉菜茂盛的生長而感到喜悅,特別是像空心菜、紅鳳葉、番薯葉,一天就可以長出一寸長。

我也確定了採收和澆水的方法。

一般的菜農採收葉菜,為了方便起見,都是整棵從地里拔起。我們在陽台種菜格外艱辛,應該用剪刀來採收,例如摘空心菜,每次只採最嫩的部分,其根莖就會繼續生長,隔幾天又可以收成了。

澆水呢?曾經自己種菜的弟弟告訴我,如果用自來水來澆灌,不只菜長不好,而且自來水費比菜價還高。我找來一些大桶子放在陽台,以便下雨時可以集水,平常則請太太幫忙收集淘米洗菜的水甚至洗手洗澡的水,既是用花盆種菜,這樣的水量也就夠了。

給自家的陽台DIY一片菜地

我種的第一批菜快要可以收成的時候,發現菜園來了一些蟲、蝸牛、蚱蜢等小動物,它們對採收我的菜好像更有興趣、更急切。這使我感到心焦,因為我是不殺生、不使用農藥的,把小蟲一隻一隻抓走又耗去了太多時間。有一天,一位在陽明山種蘭花的朋友來訪,我請他參觀陽台的菜園。他說他發明了一種農藥,就是把辣椒和大蒜一起泡水,一桶水裡大約辣椒十條、大蒜十瓣,然後裝在噴水器里,噴在花盆四周和菜葉上,又衛生無毒,又有奇效。從此,我大約每星期噴一次自製的“農藥”,果然再也沒有蟲害了。

自從我種的菜可以採收之後,每次有朋友來,我都摘菜請客。他們很難相信在陽台可以種出如此甜美的菜。有一位朋友吃了我種的菜,大為感慨:“在台北市,大概只有兩個大人物自己在屋頂上種菜,一個是王永慶,一個是林清玄。”我聽了大笑。大人物是談不上,不過吃自己種的青菜確實非常踏實,有成就感。

還有一次,主持“玫瑰之夜”的曾慶瑜小姐來訪,看到我種的菜,大為興奮,摘了一枝紅鳳菜,也沒有清洗,就當場大嚼起來,我想阻止她已經來不及了。如果告訴她農藥和肥料的來源,她吃得一定更有“味道”了。

給自家的陽台DIY一片菜地

從開始種菜以來,我就不再擔心菜價的問題了。每有颱風來的時候,我把菜端到避風的牆邊,每次也都安然度過,真感覺到微小的事物中也有幸福歡喜。

每天的早晨黃昏,我抽出半個小時來除草、澆水、鬆土,一方面活動了久坐的筋骨,一方面也想起從前在鄉間耕作的時光,在勞苦之中感覺到生活的踏實。

我常想,地球上的土地是造物者為了生養人類而創造的,如今卻有很多人把土地作為佔有與獲利的工具,真是辜負了土地原有的價值。

想到在東京銀座有塊土地的日本人卻將土地拿來種稻子,許多人為他不把土地蓋成昂貴的樓房而種粗賤的稻米感到不可思議,那是因為人已經日漸忘記土地的意義了。東京銀座那充滿銅臭的土地還可以生長稻子,不是值得歡喜雀躍的事嗎?

我在陽台上種菜是不得已的,但願有一天能把菜種在真正的土地上。